重生之商界大亨
字体:16+-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长线和短线结合

商场如战场,这话可不是说说而已,而是事实就是如此,因此管理企业很多时候和治军理念是相通的,正是这个原因,美国出企业家最多的才并不是哈佛和宾夕法尼亚这些传统商学院,而是西点军校。

不管任何时候,士气都是军队能否打胜仗的最重要因素,这点放在企业里也是同理,试想一个管理松散,内部员工浑浑噩噩只想混日子,又或者是单位里盘剥成性,只想着最大限度压榨员工,从上到下惹得怨声载道的企业,哪里会有什么竞争力呢?

所以有时候看到一些企业里会组织员工做各种活动,集合起来喊口号,你看起来就跟一群神经病一样,却偏偏这企业过的还不错,这时候往往就是企业靠着这种打鸡血的洗脑模式,提升了企业团队士气,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企业竞争力的缘故。

而在整个企业中,核心圈子的士气又是整个企业的重中之重。

周铭特意花时间跟陈树和叶凝他们聊理想和待遇的事情就是如此,因为现在周铭在美国这边,不管是建立投资模型,还是对市场进行分析,绝大多数的工作都是交给陈树和叶凝他们做的。

也是由于陈树和叶凝他们能力出众,是国家精心挑选出来的精英中的精英,才能完成这些往往需要一个团队才能胜任的任务。

如果这时候这个团队出了问题,对周铭的影响相当大,因此这个时间必须要花,哪怕晚几天再进纳斯达克都没问题。

当然更重要的,也是周铭觉得自己真亏欠了这些学生们,人家千里迢迢跟自己来美国玩命做事,自己要是不闻不问,那不太没良心了吗?周铭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但也绝不是为富不仁的周扒皮呀!

现在把事情和陈树叶凝他们聊开了,大家就能放下包袱重新轻装上阵,不怕再有顾虑,更能一心一意的做事了。

周铭也这才把接下来的想法拿出来告诉陈树他们:“就像你们知道的那样,我刚才已经分别和国内的外汇投资老总,还有美国这边的豪门达达成了投资合作,就是针对这一轮美联储加息所带来的纳斯达克指数变动。”

说到了工作上,陈树和叶凝他们也都认真起来。

陈树先拿出他们的报告交给周铭,同时他也告诉周铭,根据以往的经验,一般美联储加息,总会带来股市的低迷,可这一次以互联网为主的高科技产业却一反常态的出现了更强劲的势头。

他们认为这完全证明了周铭的预测,大量热钱受到美联储加息的影响,集体涌入增长最快且难以估价的互联网高科技领域。

一边汇报着,几个小家伙一边以非常崇拜的眼神看着周铭。

不愧是老师呀!早在美联储加息之前就预料到了这一切,他们才早做了准备。

而面对陈树和叶凝他们无比崇拜的眼神,周铭则是心底非常不好意思,因为自己这仍然是在吃重生的福利,这场千禧年之交的美国互联网泡沫,那可是影响深远,甚至可以说

要是没有这场互联网泡沫的大爆发,就不会削弱美国互联网大厂对国内的影响,可能国内几大互联网帝国的崛起就要更艰难,时间也可能会往后推迟了。

正是这种种原因,周铭想不记得这场浩大的互联网泡沫都难。

于是周铭冷着脸摆了摆手:“行了,你们也别都这么看我,我是预料到了美联储加息的大致影响,但接下来纳斯达克的指数如何变动,他的规律曲线,以及我们适合操作的时间段等等,可都是你们的活。”

周铭还尤其强调:“不要以为我们比别人先发现了方向就能躺着享受了,相反你们的苦日子现在才刚刚开始!”

周铭这可不是吓唬他们,而是在讲述一个最浅显的道理。

任何一个懂金融的人都明白,要想做到利益最大化,就必须得长线短线相结合,而股市永远不可能出现一条完全向上的弧线,而是一条上下浮动的波浪线,哪怕是在最牛市的时间段,也同样会出现下跌。

这时候就需要短线操作,快出快进,利用做空机制在下跌时也能获利。

只是这些短线变化,周铭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全记得,这就只能交给陈树和叶凝他们去观察去计算分析了。

而陈树和叶凝他们也早做好了准备,在周铭强调完这个事情之后,陈树他们就拿出了一套方案给周铭。

这套方案就是陈树他们拿给周铭的答案,他们在仔细研究了美联储第一次加息以后纳斯达克的整体指数,和一百多家有代表性企业的表现,设计出来的一个投资比例,除此之外他们还根据港城的经验,加入了货币汇率的考虑。

“长线主要是以指数期货为主,同时也加入美元外汇的投资业务,可以建立多个资金池,包括欧元和英镑。”

“短线操作主要以科顿和超级网等36家互联网企业的投资为主,因为根据观察,这些企业的曲线变化受市场影响很大,在短线操作上容易获得更高额的投资回报。”

陈树他们对长线和短线的分析判断非常准确,指数期货这不用说,本来就是为大盘而生的,如果你确定大盘未来一定会猛涨,那你买指数期货就绝对没错,就连前年的港城金融保卫战中,国际游资的套利,同样是押宝在指数期货上。

至于外汇货币这些则需要另一个理解,美元实行浮动汇率,很容易受市场影响,那么首先由于大家都把钱投入进互联网股市中,导致市面上的美元过剩,那么美元就会出现相对贬值。相反后面当纳斯达克崩盘以后,大量股票被抛售,人们急于套现离场,会导致市面上的美元出现短缺,正所谓奇货可居,美元就会相对升值。

那么搞清楚这个规律,可以先借入大量欧元和英镑等货币,趁着美元贬值时兑换成美元,等到以后美元升值,再换回英镑和欧元,还给银行,就能实现获利。

只是外汇市场同样存在风险,尤其在美国通过南联盟战争狠狠压制了欧元以后,外汇市场充斥着不确

定性,因此陈树才建议还是以指数期货为主。

而短线这边恩……老实说,就陈树提的这36家操作企业,周铭没有见到任何一个认识的名字。

只能说这些互联网企业有极大可能在这次互联网泡沫的崩盘中破产了。

周铭想了想提醒陈树要注意这36家互联网企业:“我不是说你们选择的企业有什么问题,而是这些企业的市值增长太快太频繁,我怀疑这些企业就纯粹是依靠股价投资来维持的,所以要非常注意这些企业的情况,因为就算在互联网科技产业快速增长的时候,也仍然会有破产的可能,尤其是在美联储继续加息的情况下。”

陈树和叶凝他们无不感慨周铭这直觉的精准,陈树也回答周铭他们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防范工作。

工作主要是由李阳负责的:“其实不瞒老师你说,我知道这些例举出来的36家企业都是存在巨大问题的,他们公司从成立到现在从来没有过任何盈利,但是在员工的工资和福利享受上,却支出巨大,并且我也看过他们的财报和市场规划等等公开报告。”

李阳说到这里很不屑的笑了:“完全都是大同小异千篇一律的,这36家企业都差不多,除此之外我认为他们还存在财报造假等问题。”

这企业就是靠股市融资,和反复炒作股票获利!

这就是李阳的核心重点。

毕竟要放在一个正常的市场竞争体系下,这种企业早就该破产了,现在之所以还存在,而且活的这么滋润,完全就是互联网产业的整体势头凶猛有关。

正所谓站在时代的风口上,就是一头猪都能起飞,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而李阳之所以选择这36家企业作为重点的短线操作对象,就是因为这些企业基本和市场无关,他的涨跌全在市场炒作。

比方说今天出个负面.消息股票就跌,明天出个利好消息,股票马上就涨。

而且不仅于此,但凡有点追求的企业都会想办法稳定股价,毕竟三天两头剧烈波动的股价并不利于公司的融资和发展。

但这些企业他们就不,他们就没有长远的企业规划,更别说什么企业红利了,追求的只是股市上的短平快,甚至公司的高层都乐此不疲的参与了这种“高价卖出套利低价回收股票”的圈钱游戏。

不过这种不讲道理的涨跌模式,却正是合了短线操作利益最大化的投机口味。

周铭听了李阳的解释,知道他对自己选择的36家企业有一定的了解,这才点点头:“看来你还是很清楚的,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只是这同时操作36支股票,这工作压力太大了吧。”

李阳拍着胸脯向周铭保证没问题:自己就喜欢这种短平快的投机模式,正好趁这个机会练练手。

陈树和叶凝也表示他们会帮忙,毕竟相比短线,长线并不需要过多关注。

既然他们都已经这么说了,周铭当即拍板了他们的方案。

下一页